宿北战役

编辑:版图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6 10:24:03
编辑 锁定
宿北战役是1946年12月山东野战军华中野战军合并后发动的第一场大战役,在江苏省宿迁县以北地区围歼较弱的国民党整编第69师。国民党军第69师师长戴之奇自杀,副师长饶少伟被俘。
名    称
宿北战役
地    点
江苏省宿迁
时    间
1946年底
参战方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民党军整第69师
结    果
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
参战方兵力
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共20万
国民党军整第69师2万7千余
伤亡情况
中国人民解放军伤亡8千7百余
国民党军整第69师伤亡2万1千余
主要指挥官
陈毅,粟裕,戴之奇,饶少伟

目录

宿北战役简介

编辑
山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根据敌多路北犯,间隙较大,应援不便,而其中宿迁一路孤立突出,且对苏北解放区威胁最大的特点,决心首先予以歼灭。经报请中央军委批准,决定除以少数兵力牵制鲁南、两淮其他三路国民党军外,集中第1、第2、第9纵队,第7、第8师的主力共24个团的兵力,首先歼灭由宿迁进犯之敌。1946年12月13日,国民党军为了进占苏北进而打通陇海铁路东段,以配合国民大会的召开,调集整编第69、第11师分别沿宿(迁)新(新安镇)公路和宿(迁)沭(阳)公路向新安镇、沭阳进犯。15日黄昏,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和第8师向进至晓店子、嶂山镇地区的整编69师发起突然攻击,打退敌主力的连续反扑,控制了制高点峰山。接着,第l、第2纵队,第7、第8师,华中野战军第9纵队等部,向敌纵深猛插,将其割断为三截,分别予以包围,然后逐点攻击。17日夜,全歼国民党军预3旅。18日拂晓,对整编第69师发起总攻,激战至19日凌晨4时,将其全歼。敌中将师长戴之奇自杀,副师长饶少伟被俘。整编第11师前来增援被击退,歼其一部。此次战役历时4昼夜,全歼国民党整编第69师3个半旅及工兵第5团等部共2.1万余人,缴获火炮119门及大批枪支弹药。我军伤亡约8000余人。[1] 

宿北战役背景

编辑
人民解放军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于1946年底打击由江苏宿迁北犯新安镇(今新沂)之国民党军进攻的战役。新四军在解放战争初期反击国民党军进攻的重要战役。1946年7月至11月,国民党军以7-8万人伤亡的代价,占领了苏皖边区的苏中、淮南、淮北地区。1946年11月15日是伪“国民大会”的召开日,蒋介石为在军事上配合政治,令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指挥25个半旅,分别由鲁南、苏北和两淮地区向北同时并进,企图打通陇海路,占领苏北,消灭华东解放军主力,迫使华东解放军北撤山东,并切断我山东与苏北的联系。此时,粟裕密切关注华东乃至全国战局的发展,筹划即将到来的作战行动。这时全国战局发展到一个新阶段,经过四个月作战,国民党军队被歼32个旅,占其总兵力的六分之一。虽然占领了解放区153座城市,却不得不分兵防守,反而背上了“包袱”,能够机动作战的兵力日益减少,战线太长与兵力不足的矛盾日益突出。相反,人民解放军却由战争开始时的127万人增长到137万人,野战兵团不断得到充实和加强,机动兵力日益增多。战局的变化,正如《解放日报》社论《论战局》所指出的那样:今后几个月,对于战争双方都是“最紧张的一段”。
处于这一最紧张的阶段,战争双方都竭尽全力争取战局朝着有利于己不利于敌的方向发展。11月24日,毛泽东延安枣园会议上说:蒋介石对共产党的方针是一无自由,二要消灭,他是不允许共产党在保持一块地方的条件下订城下之盟的。因此,“我们的方针是战争的方针,这是确定了的”。他说“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消灭国民党七八十个旅,就可以消耗掉美国七八年中援助蒋介石的所有积蓄,使国共双方的力量达到平衡。”“达到平衡后就容易超过,那时我们就可以打出去,首先是安徽、河南、湖北、甘肃,然后就可再向长江以南”,大约用三到五年的时间达到这一目标。毛泽东强调,今后数月的关键仍然是大量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逐步扩大歼灭战的规模,从根本上扭转战场形势,夺取战争主动权。
蒋介石坚持用武力统一中国的反动政策,从后方抽五个军的兵力到内战前线,维持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其进攻的重点仍然是华东战场,投入了25个整编师(军)68个旅(师)的兵力。投入兵力为全国各个战场之冠。
这时,蒋介石制定了一个迅速结束苏北战事的计划。在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指挥下,集中12个整编师28个旅的兵力,从东台、淮阴、宿迁和枣庄、峄县分四路进攻,企图切断山东与华中的联系,聚歼华中野战军主力,或者迫使华中野战军退至陇海路以北。
蒋介石计划的四路进军 蒋介石计划的四路进军
此时,粟裕指挥的华中野战军主力位于苏北盐城、涟水一带,陈毅指挥的山东野战军主力位于鲁南地区。在北起鲁南峄县南到苏中东台1000多公里的战线上,几十万蒋军从三面压来,对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主力形成了半包围态势。国民党军队在兵力和态势上占据优势,华野和山野处于劣势。
陈毅和粟裕对当面敌情进行了分析研究,认为:四路敌军的间隙甚大,有利于我各个击破。其中由淮阴、东台、台枣出犯的三路敌军刚受到我军打击,行动可能比较谨慎,而由宿迁进犯之敌比较骄狂,可能冒进孤立;而且其进攻路线处于我两个野战军主力之间,便于我军就近机动兵力加以聚歼。歼灭该敌,有利于我军尔后向西、向南或向北机动。因此,决心集中第一、第二、第九纵队,第八师及第七师主力共24个团,分批歼灭由宿迁出犯之敌。第六师、鲁南军区第十师等部共20个团的兵力分别在涟水及鲁南方向担任阻援任务。
12月14日,陈毅、粟裕将这个部署上报中央军委,第二天就收到军委复电:“决心与部署甚好。战况望随时电告”
正如粟裕等人所料,敌人按照预定的计划,由宿迁向沭阳、新安镇攻击前进,整编第六十九师和整编第十一师主力呈扇形展开,出现了我军实施穿插分割、各个歼灭的好时机。陈、粟当机立断,调整部署,指挥部队隐蔽接敌,向整编第六十九师发起突然攻击。
这一仗是瓮中捉鳖,我们完全有把握在一周之内消灭它!”

宿北战役意义

编辑
此役,共歼灭国民党军2.1万人。这是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会师后的第一个胜仗,初步取得了大兵团协同作战的经验。我军歼敌3个整旅又1个团,共2.1万余人,国民党军第69师师长戴之奇自杀,副师长饶少伟被俘。这是我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会师后歼灭国民党军1个整编师的第一个大胜仗。此役不仅使我华东部队初步取得了大兵团作战的经验,并且对尔后华东战局的发展具有重大的意义。中央军委曾致电祝贺,并号召华东全军以宿北战役为例,力争多打大歼灭战。宿北战役开创了解放战争以来,我军一次作战歼敌最多的纪录(21530)、我军一次作战歼敌一个整师的先例。在敌多路进攻时,集中优势兵力打敌突出之一路;利用敌之间隙,以远距离奔袭手段出敌不意地发起攻击;在战术上,抢占并控制制高点,同时向敌纵深猛插,迅速完成战役分割和战术包围,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被围之敌,保证了速决全歼。宿北战役的实践,使指战员进一步认识到集中兵力于主要方向的重大意义,加强了集中统一和全局观念,并取得了大兵团协同作战的初步经验。作战中,解放军歼灭国民党军21530人,其中俘敌13360人,毙伤8170人,自身伤亡10000余人。
宿北战役是成为华东战区的一个转折点,华东战场从前沿逐步转为纵深,正面战场逐步收缩,兵力也随之集中,以后的歼灭战的规模也逐步扩大。

宿北战役粟裕点评

编辑
“我协助陈毅同志指挥宿北战役深感责任重大,心情紧张。这是因为即将开始的这一仗,是山东、华中两野战军合并后共同作战的第一仗。由于我军这一段战事进展不算顺利,部分同志产生了一些埋怨和怀疑情绪,虽然作了许多工作,思想认识有所提高,但是真正解决问题还是要靠打胜仗。何况敌人已对我形成了半包围的态势,我们处于敌人四个方向的进攻之中,这一仗是我摆脱被动夺取战场主动权的关键一仗,只能打胜,不能打败。但是,从战役指挥来说,我对情况却比较生疏。这次直接参战的部队基本上都是山东野战军。叶飞同志指挥的第一纵队,在抗日战争时期,我是了解的,但日本投降后他们北上山东,已一年多了。对其它部队就更不了解。同时,两个野战军合并后,指挥机关尚未统一,我只身前来,对司令部工作的同志也是生疏的。我对淮海地区的民情、地形诸情况也远不如对苏中地区熟悉。至于作战对象,许多部队都是新交手,这些都使我感到心中无底。宿北战役和鲁南战役指挥的特点都是慎重,而就我个人的心情来说,宿北战役时更为紧张一些。
我们密切注视着敌情的变化。十三日,宿迁之敌分左右两个纵队沿宿(迁)新(安镇)、宿(迁)沭(阳)公路发起进攻,其左纵队先头部队占领晓店子、嶂山镇(宿迁以北),其右纵队先头占领曹家集、高圩(宿迁以北)等地。只是整编第十一师是否参战,仍末得到证实。我们的作战方案有两个:第一方案是首先歼灭向新安镇进攻之敌左纵队于五花顶地区,尔后再歼灭进攻沭阳之敌。第二方案是如敌左纵队迟迟不进,而敌右纵队发起进攻,则首先集中兵力歼灭该敌于耿圩以西、颜集以南(宿迁以东)地区。为了保证不失时机地发起战役,令第一纵队、第八师于当晚向新安镇西南的新店子以北地区隐蔽开进。
十二月十四日,敌继续向我军进攻。中午,查明:由曹家集向来龙庵进攻之敌右纵队确系整编第十一师;向五花顶、邵店方向进攻之敌为整编第六十九师。我们又根据这一情况,进一步的分析判断:第一,向华东进攻之四路敌人中,东台、两淮、峄枣三路敌人因遭到我军打击,顾虑较多,进攻速度不会太快。而宿迂之敌,见我主力分别部署于盐城、涟水和陇海路以北地区,可能集中兵力乘虚进犯沭阳和新安镇。第二,敌整编第十一师(还附属炮兵第十五团及第二十五团一个营),装备精良,兵多将骄,可能冒进。整编第六十九师新任师长戴之奇是三青团中央委员,反共的死硬分子,该师曾受我歼灭性打击(曾歼其两个旅),这次必图邀功请赏,冒险的劲头可能比整编十一师还大。第三,整编第六十九师是由三个不同建制单位的旅(整编五十七师的预备第三旅,整编二十六师的第四十一旅,整编六十九师的第六十旅和第九十二旅各一个团)重新组成的,内部矛盾较多,战斗力弱;整编第十一师是刚由他区调来,对苏北地形民情不熟。第四,宿迁以北公路两侧有几个小高地,宿迁东北地形开阔,村落小而密,房屋不坚固,运河、六塘河、沭河横贯其间,不能徒涉,有利于我分割包围、各个歼敌。此时,我山东野战军主力和华中野战军一部已进入机动位置,可在两天内抵达进攻出发地域,向敌两翼实施突然攻击,造成战役优势,在运动中歼灭敌人。这一仗如能打好,我们就可变被动为主动,南下可以围歼进攻涟水之敌,北上可以歼灭鲁南之敌,西进可以配合晋冀鲁豫野战军威胁徐州,调动敌人寻歼回援之敌。
我们于当日定下决心,即以二十四个团的兵力,除以一部割裂敌整编第六十九师与整编第十一师的联系,并阻击整编第十一师外,集中三倍于敌的兵力,首先围歼立足未稳之整编第六十九师于宿迁、沭阳、新安镇三角地区,尔后视战况发展,如有可能,再转移兵力会同北上的第一师(八个团)歼灭整编第十一师。我们命令各部队于当夜隐蔽开进:第一纵队、第八师按原计划于十五日拂晓前进到新安镇西南新店子以北地区集结;第七师第五旅于十五日拂晓前进至西鲍圩(宿迁北),并准备西渡沭河,控制宿新公路峒(山吾)镇地区;第二纵队于十五日拂晓前进到韩集、泰山集地区;第九纵队坚守五花顶、叶海子、来龙庵等既设阵地、迟滞敌前进,掩护主力开进;第一师昼夜兼程北上,准备参战。
为策应宿、沭、新方向作战,我们以二十八个团的兵力分别监视和阻击其它三路敌人:(一)以第六师、第十纵队的第六旅、第七师的第十九旅共十三个团的兵力,在涟水一带监视和阻击自淮阴出犯之敌整编第七十四师和整编第二十五师,以保障主力在宿北的翼侧的安全。(二)以第七纵队的第三十一旅、第十纵队的第三十旅及第十三旅共十个团的兵力,监视和阻击自东台,兴化向盐城进犯之敌。以上两个方向,由谭震林同志率一个指挥所在涟水城北郊负责指挥。(三)鲁南方面则以第十师及滨海警备旅共五个团的兵力,位于峄县以东,协同鲁南地方武装,坚决阻击由台儿庄、峄县、枣庄东犯之敌,确保临沂、郯城地区。我们立即于十四日午时将此决心与部署上报中央军委,并报告我已按军委指示北返,与陈毅同志在一起指挥宿沭方向的作战。十五日军委复示:“决心与部署甚好,战况望随时电告”。
十二月十四日全天,敌整编第六十九师预备第三旅一部沿公路北犯五花顶以南阵地,遭我第九纵队一部反击后,缩回嶂山镇。敌第六十旅进至罗庄、博家湖地区。敌第四十一旅进至邵店,并以一部兵力东犯叶海子,为我第九纵队一部所阻。敌整编第六十九师师部率第二六七团(属九十二旅)进抵人和圩。与此同时,敌整编第十一师之第一一八旅攻我小牌坊、来龙庵阵地,被我第九纵队一部击退,敌师部率第十八旅进至曹家集地区。至此,敌第一梯队整编第六十九师全部及整编第十一师主力,已呈扇形展开,正面、纵深约为二十五公里左右,其后方补给仅宿迁一点。
敌人这一冒进态势的出现,说明敌人对我军主力的行动尚未发觉,急于按预定的时间抢占沭阳和新安镇,这正是我军割裂其战斗队形、各个予以歼灭的太好时机。我们为使主攻部队的战前准备工作更加充分,保持战役发起的最大突然性,给敌以出其不意的攻击,又将战役发起时间推迟到十五日晚。为先求歼较弱的整编第六十九师左翼的预备第三旅,再歼该师主力,我们对作战部署又作了调整,并进一步明确了各部队的任务:
(一)
以第九纵队主力继续坚守五花顶、叶海子、来龙庵阵地,吸住敌人,保障我军主力对敌达成合围,尔后协同主力向敌整编第六十九师出击;(二)以第八师、第一纵队一部及第七师的第五旅,分别围歼烽山、晓店子、嶂山镇地区之敌预备第三旅,任务完成后,由西向东攻击,协同友邻聚歼整编第六十九师主力;(三)以第一纵队主力自晓店子、井儿头之间楔入敌之纵深,切断整编第六十九师向宿迁的退路相与整编第十一师的联系;(四)以第二纵队由东向西突击,与第一纵队协同割裂整编第六十九师与整编第十一师的联系,并参加歼灭被围之敌。这一部署,一是先打弱敌,矛头首先指向战斗力较弱的整编第六十九师。二是秘密接敌,突然攻击,乘敌在运动中和立足未稳之际予以歼灭。三是四面包围,两面夹击,穿插分割,各个歼灭。
十九日上午,困守苗庄之敌第四十一旅分两股向南北突围,除三百余人逃跑外,全被我歼灭。至此,敌整编第六十九师全军覆灭,我歼敌两万一千余人,战役遂告结束。军委、毛泽东同志十八日就来电,“庆祝宿沭前线大胜利,望对一切有功将士传令嘉奖”,二十日又来电指出:“歼敌二万以上,于大局有利,甚好甚慰。”
在此期间,在鲁南、涟水、盐城方向作战之我军,均积极地打击了敌人,有力地牵制、策应和保障了宿沭地区的作战。其中涟水之战打得很艰苦。涟水城距宿迁为一百三十公里,距沭阳为八十公里,处于淮阴至沭阳公路的东侧,如淮阴之敌向沭阳北上,涟水我军随时可攻击敌人的侧后,这就使敌非首先攻下涟水城才能北进。这一路进攻的敌人是蒋介石王牌军整编第七十四师。敌于十二月三日开始向我进攻,我军浴血奋战,坚守了十三天。因我方战场指挥判断一时失误,被敌人钻了我防御部署上的空子。十六日敌攻入了涟水城,我军随即撤出。这一仗我毙伤敌四千余人,我军亦伤亡四千人,而且失去了涟水城。因此有人说,这是一个败仗。这不对,它是一个消耗仗。涟水作战并没有死守的任务,而是运动防御。迟滞敌人前进,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结果是整编第七十四师被我军阻住在六塘河以南,无法救出整编第六十九师,从南线保障了宿北战役的进行。
军委、毛泽东同志曾有电指出:“关系全局的宿沭前线……取得大胜,涟水暂失,不足为患。”由于战前用“第二次涟水保卫战”来激励部队,人们就以涟水城的得失来衡量这一仗的胜负,这是动员口号的失误。对这一仗的估价应同宿北战役的胜利联系起来看。当然,涟水战场指挥上的教训也是应当记取的。
也有的同志认为,宿北战役中打援部队太多,影响战役结束后的扩大战果。这些同志不了解当时敌人对我已形成半包围的态势,如让任何一路敌人的计划实现,战场局势必趋险恶。何况宿北战役十二月十九日结束,一月二日即开始鲁南战役,中间仅相隔十二天,部队由苏中北移鲁南,实际上是连续行军作战,谈不上什么打援部队过多,影响扩大战果问题。
三个月的战局表明,正确的战略意图,必须通过战役的胜利来实现。自我军放弃两淮之后,敌我双方都在重新布局,酝酿着新的更大的较量,当时敌人分四路向我压来,在战场上我处于被动地位。宿北战役的胜利,打垮了敌人四路中对我威胁最大的一路,从而使敌人不仅未能实现其切断我山东、华中两野战军的联系,实行各个击破“迅速结束苏北战事”的企图,反而被我军切断了南北联系,分割成山东、苏北两坨,暴露了翼侧,处于受我军攻击的威胁之中。当时国民党的伪国大尚未闭幕,宿北战役给了吹嘘所谓“胜利”的蒋介石一记响亮的耳光。
有一位同志问我,宿北战役和鲁南战役为什么不那么出名?
我的回答是,那是被其他更大的战役挡着了,其实这两仗是很重要的,打得很出色的。华中野战军主力北上与山东野战军会师苏北,初期作战告一段落,战场由前部转入纵深,这可以说是华东战区第一个转折的开端。宿北战役是胜利实现这一转折的标志,鲁南战役是宿北战役的继续。”[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近代史 战争 军事 中国历史事件 中国历史